我有一封信,寄给南总人
发布时间:2018-06-08 | 浏览量:665

8月1日和5月12日,这成了花甲之年的王彩霞余生不能忘的日子。中山东路305号解放军南京总医院,也是她熟悉地址。每逢这两天,王彩霞都会让老伴从书橱中翻出她心爱的信纸,她要向一群特殊的人抒发自己特殊的感情。


“丁儒、小惠、沈园、护士长,今天是5月12日护士节,祝你们节日快乐。你们对我的照顾我永远不会忘记,在我最无助的时候,你们用柔弱的肩膀撑起了我的信念,我想说千万句谢谢……”


“8月1日,钱主任,军人的节日向您的团队致敬!初中毕业时我应征东海舰队电话兵,遗憾落选,但对军人的敬仰从来没有变。这一次,您捡回了我一条命。我的敬仰变信仰,军医,真的伟大。”



突如其来的噩耗:心理崩溃

今年67岁的王彩霞家住南京市,爱人是一名老教授,两个儿子都已经成家立业,祖孙三代其乐融融。退休后,乐享晚年的王彩霞登山、旅行,用她的话说,“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趁着走得动多走走”。


顺境久了,逆境就显得格外突然。2015年年底,一纸“胸腺瘤”的检查报告击碎了这个家庭的平静。王彩霞怎么也想不明白,平常感冒发烧都不常有的自己怎么就 和肿瘤牵扯在一起,况且胸腺又是人体当中最大的一个免疫器官,是起到很大的作用的。起初老人家还半信半疑,检查,等待结果,重新复查,半年的时间里,一页 页病历击溃着王彩霞心底的一道道防线。


面对明确的诊断,四处求医后的王彩霞知道,手术切除是治疗自己胸腺瘤最有效的方法,那些日子,她陷入了焦虑。家人虽然理解老人对开膛破肚的手术“宁死不屈” 的态度,但话说回来,有手术机会应是一件幸运的事。说服老人后,家人决定找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医生。“是舍近求远到北京上海的大医院还是相信家门口的医院?”一家人犯了难。


 “到南京总医院!”,王彩霞做出决定,她心里清楚,半年来,虽然求诊了很多医院,但南京总医院专家团队耐心细致、专业的解说让自己很踏实,而且当年话务兵的经历让她对军人有着特殊的好感。


就这样,在家人的陪同下,王彩霞来到南京总医院心胸外科就诊,钱建军教授为其安排了进一步的系统、全面检查,胸部增强CT显示前纵隔内肿物不仅巨大,而且部分包裹了主动脉及无名静脉,这也成了手术中最大的风险。


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在心胸外科李德闽主任的带领下,钱建军团队制定出了一套详细周密的术前计划并做了充分准备,2016年6月2日,王彩霞被推进了手术室。 三个小时后,随着最后一根血管的成功结扎,一个拳头大小,重达1斤的胸腺肿瘤连同整个胸腺完整切除了,术中保护好的一侧膈神经也让主刀的钱建军松了一口 气,“虽然因肿瘤侵犯不得不切除一侧膈神经,但另一侧的保留对术后的恢复同样有着重要意义。”


术后突发状况:生命垂危



ICU, 像一道咒语,箍紧命运。就在医生想要给王彩霞摆脱呼吸机的时候,遇到了一只“拦路虎”:病情急转直下,脉氧急剧降低,呼吸困难,生命垂危!六个小时过去 了,十个小时过去了,二十四个小时过去了,王彩霞只要一离开呼吸机,就需要立马抢救。更糟糕的是,病床上的王彩霞出现意识障碍,变得焦躁不安。她死命的扯 自己的手,踢打着床板和凳子。


1%的希望,也要100%的去努力。面对不断变化的病情和不配合的病人,监护室全体医护人员不敢放松一点点。但病情比相信中的更严重,手术后的第四天,被迫紧急气管切开的王彩霞醒来后更加惊恐,她无助的写下,“我只想安静、体面,悄无声息的离开”。


医护与家属的不放弃:顺利出院

监护室门外,王彩霞的两个儿子寸步不离的守候着,钱建军知道,“每一个生命都是最宝贵的,每一位母亲都是一个家的支撑。”看着一个个期盼的眼神,医生护士都 于心不忍。管床医生王康24小时守在监护室,护士们放弃休息时间轮流教她呼吸训练……就这样,长达95天的生死拉锯战在重症监护室展开。病情复杂就反复调 整治疗方案,长期卧床有感染的风险就成立特护小组。为了帮助病人建立战胜疾病的信心,护士长朱学敏和家属商量后,就在病床前挂上大大小小的全家福,用收音机录下家人鼓励的话语。


终于,监护室的 消毒水气味慢慢淡了,王彩霞的病情稳定了。每一次,只要医护人员一走近,王彩霞就会起身,绽放灿烂的笑容。旁人说,王彩霞就好像看到自己儿女那样亲热。她 笑笑:没错,他们照顾我比亲人还亲,不就是自己的儿女嘛。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的第6天,王彩霞顺利出院了。


感谢这个让她再生的地方:让她一切安好



“王阿姨,您来复查啊!”春日的午后,阳光暖暖照进解放军南京总医院心胸外科。王彩霞和老伴刚到病区,监护室的医生护士就一眼认出了这两位老熟人。“阿姨又变美了,这次复查没什么问题以后就不用过来啦。”谈笑间,护士们就挽起了王彩霞的胳膊。